•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的确是有心理问题,我怕死,特别特别怕,我有三次直接死亡的经历,那种骤然降临的黑暗,如同世界上最难摆脱的恐惧一样淹没所有感觉器官,经历一次,这种恐惧就加深一次,天气不好的深夜,我自己在房间里的时候,总疑心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必须得立刻打开灯,才能相信自己还活着。

自从最后一次嫁人之后,我再也没有和哪个男人,哪怕是只公猫有过什么风月情事,朗冶曾经戏称我是百年孤独,然而我却觉得,自己的情感只能自己承担,就算有人爱你爱到骨子里,也无法帮你分担任何喜怒哀乐,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仅仅是因为惧怕寂寞而找一个人来帮忙打发时间,其实大可不必。

准备接受催眠的林南歌听到我这番论断,在室内昏暗的灯光里偏过脸来柔柔微笑:“怎么是打发时间,而是因为惧怕两个人的寂寞,所以互相陪伴而已。”

我疑惑道:“那他现在每天出现在你的梦里,不是一种陪伴么?”

林南歌点点头:“是啊,可是我太贪心了,我想要和他说话,听听他的声音,看看他的脸。”

我想了想,严肃认真道:“那万一他转过头来是个惨不忍睹如车祸现场的脸怎么办?”

林南歌看我的眼神凶狠的似乎要把我生吞入腹:“那我就送他去韩国整容!”

我遗憾的叹了口气:“见光死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真是太以貌取人了,要看到人的心灵美。”

林南歌没有搭理我,扬声把等在室外的乔苏叫进来,平躺在床上,准备接受催眠。

乔苏进门的时候穿了身暖色系的长裙,带进来一个小小的音乐播放器,播放出来的细小声音,似乎是寂静深夜里雨滴敲打在琉璃瓦上声响。

林南歌用标准睡姿躺在床上,似乎有点紧张:“我还是第一次被催眠,会不会一不小心把银行卡密码说出来?”

乔苏用温柔的声音安慰她:“不会,我们都没带纸笔,说了也记不住。”

我说:“其实我可以记手机里。”

她们两个人一起转头看着我,我摆摆手:“我不说话不说话。”

乔苏还是勉强能对得起她名校博士的头衔,的确是有两把刷子的心理医师,她对林南歌做了个浅度催眠,不一会林南歌就开始说话,讲述她梦境中看到的东西。

“是个墓园,有很多墓碑,上面都刻着字,字迹很清晰,好像是宋体字……”她口齿有些模糊,喃喃的叙述。

乔苏轻轻将雨滴的声音逐渐关小,声音软的如同一根羽毛轻柔拂过绸缎:“墓园门口有个东西,你看到了么?”

林南歌在睡梦中回答:“门口?不,我没注意,没看到。”

乔苏道:“你看到了,好好想想,就在门口,刚刚你还特意看了它一眼。”

“我刚刚看了么……啊,对,我想起来了,我看到了,那里有一颗青松,青松下面还立了一块碑,和别的碑不一样。”

“对,就是一块碑,”乔苏说:“你去看看,哪里不一样?”

“那不是墓碑,”林南歌说:“上面有字,有大字。”

“什么字?”

“我看不清。”

122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