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一口气看完了唐七的新文“四幕戏”,满满的感动无法入睡,又让我想起了当初看完华胥引之后的心境。莫名不懂中带着些赞许,这向来是我看完她的文字之后的心情。不管是白浅,凤九还是君拂,聂非非,这些人物多是洒脱自在,毫无扭捏作态。相比起她书中的男性角色,我更是喜欢她书中所述的那些个敢爱敢恨的女子。

看完聂非非,不得不感慨唐七对于角色的塑造功力。你说她怯懦,可她从来没有欺骗过自己;你说她可恨,可她只是希望对自己有个交代;你说她臭不要脸,可她只是默默的喜欢了一个人十多年然后再重新遇到他的时候扑了上去。我很想问问,现实中有几人能做到她这样。

“四幕戏”,故事也确如一幕幕戏般缓缓徐来。二幕已谢,仍留三、四幕。两厢较量已过,无人是输家,赢不了的不过是命中带着的不幸。但是,人生总是在绝望处逢生,暗柳处花明,我相信在三、四幕中我能看到安好的聂非非。如若看不到,那便愿她一路走好,希望她在离开之前已不再留念这个尘世。

这并不是一幕戏,因为这戏里有你,有他,演的何止是人生。

8663 阅读 1 回复 2 喜欢
  • 木今

    为什么锁定了呀??咋看不了。。?

    1 年前